红楼梦可卿托梦,红楼梦秦可卿托梦内容

内容导航:
  • 《红楼梦》第十三回中.秦可卿死前为什么只给凤姐托梦,交待贾府后事?
  • …红楼梦中,鸳鸯是死了还是出家了,我想可卿托梦给她让她上太虚幻境的
  • 红楼梦中临终托梦的秦可卿,到底是不是未卜先知?
  • 在《红楼梦》里,秦可卿去世时,为何只托梦于王熙凤呢?
  • 秦可卿为什么托梦
  • 秦可卿为什么托梦给王熙凤?
  • 《红楼梦》第十三回中.秦可卿死前为什么只给凤姐托梦,交待贾府后事?

    你比我厉害,那比我大七八岁的就不算老男人了。还是重新找个男朋友吧,好好谈吧!

    …红楼梦中,鸳鸯是死了还是出家了,我想可卿托梦给她让她上太虚幻境的

    是死了。宝玉的父亲送老太太灵柩回老家安葬的那段说的很清楚有鸳鸯的棺木,属于十二钗的人死的时候都有警幻出现的。你都没仔细看。

    红楼梦中临终托梦的秦可卿,到底是不是未卜先知?

    可卿的身世众说纷纭,她身为宁国府的蓉大奶奶,对贾府的情况很清楚,同样对皇室的制度也有很深刻的了解。她临终托梦给王熙凤,要王熙凤注意两件事情,祖坟祭祀和家塾供给。








    “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二是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

    因此要提前筹划,接着她又告诉王熙凤,家里要来一件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这里暗指元春封妃的事情。提醒王熙凤“盛筵必散”,不要等事到临头又后悔!

    以此看来,秦可卿是预言家,未卜先知?当然不是,可卿是根据贾府现实状况作出推断。








    贾府叫“府”

    清朝帝制时代对住所的称呼是不能随便乱叫的,凡亲王、郡王、世子、贝勒、贝子、镇国公、辅国公的住所,均称为府。其中亲王,郡王称王府。‘府’比起王府来规模就小多了,不能逾制。

    在产权山,‘府’和‘王府’都是皇产,统归内务府管理,一旦撤掉了爵位,就要相应地撤府,产权归为内务府。

    贾府是军功加爵,贾府住所称为‘府’,应是是镇国公或辅国公。房产为皇室所有,若撤爵,全家都要从‘府’里搬出来,但祖茔除外。因此,可卿建议王熙凤在祖茔附近置田产,这样当被撤回时,还有房屋可以居住。








    贾府爵位:国公

    按照清朝“八旗爵位”,分为公、侯、伯、子、男、轻车都尉、骑都尉、云骑尉、恩骑尉九等。

    荣宁二公是处于九死一生的出兵征战获而挣得世职爵位,以异姓功臣受封为“八旗世爵”,而且是九等爵位最高的“公”,属于位在正一品以上的“超品”。第十四回提到“一等宁国公”,这个是功臣外戚世爵中最高的一等公。








    清朝爵位随代降等

    贾府已经历百年,秦可卿殡葬时,贾珍因为和秦可卿的关系,同时为了面子好看,给贾蓉捐了一个官。

    江南江宁府江宁县监生贾蓉,年二十岁。曾祖,原任京营节度使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代化。祖,乙卯科进士贾敬。父,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贾珍。

    清朝只有八大帽子王,世袭罔替,北静王就是王爷,他的住所可称“王府”。其他的都是随代降等,制度不止针对贾府,一视同仁。

    贾府从第“一等荣国公”世袭三代到了贾赦已是“一等将军”。宁国府的世袭是:“一等荣国公”贾演到“一等神威将军”贾代化,“三品爵威烈将军”贾珍,也可以见出随代降等的轨迹。降等待遇当然不一样,但是贾府豪门做派是降不下来的。








    贾府唯有读书求取功名

    秦可卿对此当然了解,包括贾府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并不是指日后抄家。要未雨绸缪,唯有读书求取功名,贾府里贾敬是进士出身,却无心功名,一心向往长生不老,对府里一概事务不理不问,甚至连官职也让贾珍袭了。

    因此,贾母愿意把贾敏嫁给林如海,贾政也是一直督促宝玉好生读书,宝钗湘云也是苦口婆心,宝玉不是不明白,只是不知道会来得这么快,她就是宝钗口中的“富贵闲人”。








    贾府收入来源

    荣宁二公打下基业的时候,作为国公,获得俸饷和皇上赐给官庄田舍。随着整个贾府随代降等,收入越来越少,皇帝赐的农庄田舍,是他们的收入来源之一,乌进孝庄头进租,可以看出。

    既然贾府还有爵位,皇上每年还有岁俸,房租地税的收入。贾珍和贾政有官职,但饷银很少,清朝官员的收入都不高,加之贾政清高自许,为官的收入是杯水车薪。贾珍耽于荒淫无度,不思进取,收入也不会高到那里去。因此,贾府主要靠着庄头管理进租过活。

    收入不增加,但支出是一样不少,延续了百年的历史家族,面临着土崩瓦解,即使没有抄家,也只是世袭穷官儿家。








    秦可卿的两条建议是基于贾府的实际情况提出来的,并不是先见之明,料事如神。

    元春封妃的事情,可卿怎么知道呢?既然可卿身份值得猜测,那元春即将封妃的事情,她可能略知一二吧。

    在《红楼梦》里,秦可卿去世时,为何只托梦于王熙凤呢?

    一个是书写的这样有戏剧性。另外一个就是秦可卿知道王熙凤是个聪明人,托梦与她,她能理解。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知道对方能明白意图。

    秦可卿为什么托梦

    《红楼梦》第十三回写秦可卿托梦,她对凤姐说:“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岂不虚称了一世的诗书旧族了!”凤姐问她有何法可以永保无虞,她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争竞,亦不有典卖诸弊。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继。……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此时若不早为后虑,临期只恐后悔无益了!” 这项建议实际上是对付皇帝抄家的办法。“凡物可八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法律上既有此规定,便要钻这个空子,在祖坟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免日后没有退步,败落得太惨。政治风云变幻莫测,富贵荣华不能长保,无可奈何之中,只能找出这么一条生路。 曹雪芹的好友敦诚认识一位名叫席特库的老人。他号璞庵,曾任粤东将军,被革职抄家,沦于赤贫,在祖坟附近栖身。敦诚曾为他写过一首长诗,题为《璞翁将军年八十三,卖棺度日,诗以咏之》,其中云:“酒酣告我鬻棺事,年来贫老情阑珊。白首无家妇啼馁,黄绵有袄儿号寒。”(《四松堂集》卷-。按:古人称冬天的太阳为“黄绵袄子”)此人去世,敦诚还写了一篇《璞翁将军哀词》,前面引子中说:“翁少为王长史,积年迁擢,五十始为都统,六十为将军,旋罢去,驰驱于二万里之边陲,复褫职籍其家,翁遂赤贫,寄迹于先人坵垅之侧,妻孥子孙,凡三百指,每至嗷嗷,又二十年。然以翁之生平,不可不谓据台辅、享大年矣,而其情状可哀如此。况位不及翁之崇,年不及翁之半,而其遭如是者,又何可胜数哉!”(《四松堂集》卷四)可见当时类似这样遭遇的人甚多。 我们知道,曹雪芹的父亲曹頫及舅公李煦也都是被皇帝下令抄家的。他那时年龄不过十二、三岁,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之,他所描写的秦可卿托梦,乃是反映了当时严酷的现实。 艺术中国请登录会员后阅读全文。

    秦可卿为什么托梦给王熙凤?

    由于她不可能托梦给其他人。给贾珍?不行,正是贾珍把秦可卿本人、也把宁国府引上了不归路;托梦给贾蓉?也不可能,秦可卿和贾蓉本来就是表面上相敬如宾、实际上同床异梦的夫妻;托梦给尤氏?岂不成“鸡对鸭讲”?秦可卿只能托梦给平时和她关系最密切的王熙凤。她以为只有王熙凤可能拯救两府的没落。这一点秦可卿对王熙凤说得很明确:“婶婶,你是脂粉堆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一句话抹倒贾府所有束带顶冠者。王熙凤是荣国府的管家婆,也是荣国府实际掌权人物。王熙凤处世的能力、口才、心机大大超过贾府男子汉。照秦可卿看来,要想制止贾氏家族走下坡路,或者至少在走下坡路甚至遭受灭顶之灾时能留有退步,唯有靠王熙凤。秦可卿看对了一点,那就是王熙凤的能力超过贾府的男人。秦可卿没看到或想不到的是,王熙凤作恶的能力、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的能力也超过贾府的男子。王熙凤办的坏事正是后来贾府被抄的缘故之一。
    秦可卿托梦深谋远虑
    秦可卿托梦王熙凤有三个内容,即第一,要切记“树倒猢狲散”的名言;第二,要采取措施保护危难时刻的家族;第三,马上要有件大喜事到来,但最后还是“盛筵必散”。三个内容都跟曹雪芹的家世有密切的联系,也使阅评《石头记》的脂砚斋和畸笏叟发生了对曹氏家世的联想,结果是畸笏叟干预了秦可卿之死的写作,让曹雪芹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改写成病死。脂砚斋在抄写第十三回时回前有句话:“删去天香楼一节,即是不忍下笔也。”
    这段话是说贾府,也是说曹府。
    它确实说的是贾府。第五回警幻仙子接贾宝玉入梦时碰到荣国公和宁国公的灵魂,他们叮嘱警幻仙子:“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流传,已历百年。”这话和秦可卿说的一致。
    这段话实际上又在说曹府。从曹雪芹的高祖曹振彦在明代天启元年即公元1621年开始追随多尔衮,到曹雪芹的父亲曹頫于雍正六年即公元1728年被罢官抄家,大体也是百年。
    曹府到曹雪芹写《红楼梦》之前,确实是“赫赫扬扬已将百载”。曹雪芹的高祖曹振彦曾在多尔衮手下任佐领,满语叫“旗鼓牛录章京”。后来随多尔衮入京。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曾任宫廷侍卫,曹玺的妻子孙氏是幼年康熙的保姆。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幼年是康熙的伴读,后任宫廷侍卫,是康熙天子的宠臣。康熙即位后,派曹玺出任江宁织造。康熙二十三年曹玺死后,康熙又让曹寅继续担任江宁织造。康熙五十一年曹寅死后,康熙又先后让曹寅的嫡子和嗣子做江宁织造。康熙南巡到江宁织造府时,把曹寅的嫡母孙氏叫“吾家老人”,还给江宁织造府题写了“瑞萱堂”,颂扬像母亲一样爱护过她的孙氏夫人。江宁织造府这块匾在小说里变形为“荣禧堂”挂到荣国府正房了。
    “树倒猢狲散”这句话,几乎可算《红楼梦》主题的总概括,这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经常挂在嘴边话,在圈内非常有名,同时代的人有具体记载。
    曹寅的字“楝亭”,他的书斋叫“西堂”和“楝亭”。跟曹寅同时代的施瑮《病中杂赋》记载,曹寅跟诗友一起写诗、念佛时,最喜欢说的话是“树倒猢狲散”。施瑮的原话是这样说的:“‘楝子花开满院香,幽魂夜夜楝亭旁。廿年树倒西堂闭,不待西州泪万行。’曹楝亭公拈佛时对坐客云:‘树倒猢狲散’,今忆斯言,车轮腹转,以瑮受公知最深也。楝亭、西堂皆署中斋名。”施瑮是清初大诗人施闰章的孙子,而施闰章是录取蒲松龄做秀才的山东学政,蒲松龄和曹雪芹转弯抹角又联系上,世界是何等的小!
    曹寅为什么喜欢说“树倒猢狲散”?谁是树、谁是猢狲?在曹寅的心目中,康熙是树,曹家以及跟曹家联络有亲的其他官员都是猢狲。是康熙把江宁织造这个并非世袭的肥缺变成曹家世代相传的。只要康熙天子还在,曹家就背靠大树好乘凉。康熙不在,就很难说了。曹寅对曹家潜伏的危机早有预见,他由于四次在江宁织造府接驾大量亏空了国库的银两,康熙天子知道而且体谅曹寅的难处,对他网开一面,继任的天子会不会认这个账?曹寅预计康熙天子一死,本来受到康熙天子信任的一帮臣子,曹家、跟曹家联姻的李家都要倒霉。曹寅心里一直嘀咕这件事,直嘀咕到死。“死不瞑目”是曹寅的儿子写到给康熙的奏章里的话。曹寅“树倒猢狲散”的预言非常正确,果然,康熙尸骨未寒,雍正就大整康熙的宠臣,先拿曹寅夫人的外家哥李煦开刀,以亏空国帑的罪名,把李煦放逐到东北极边,不久冻饿而死。曹頫也由于“骚扰驿站”莫须有的罪名被雍正天子下令在吏部分前枷号,雍正六年初又下令对曹頫抄家,曹家彻底败落。
    曹雪芹把祖父曹寅的口头语从秦可卿嘴里说出来,把曹家家世的伤心史隐秘地写到《石头记》里了。这使《石头记》的评阅者非常伤感。畸笏叟在甲戌本加了一条眉批:“‘树倒猢狲散’之语,言(全)犹在耳,(曲)屈指三十五年矣。哀哉痛哉,宁不痛杀?”畸笏叟看到借秦可卿向王熙凤托梦讲出了曹寅的名言非常痛心。
    秦可卿托梦中说的“诗书旧族”跟曹家的情况也是一致的。曹家在清代开国战争中立过战功,但身份是包衣,也就是天子的奴隶。曹家的诗书传统是在曹寅时代发展到顶峰的。由于曹寅肩负着向康熙天子报告江南民情的责任,他四周聚集了一大批著名文人,曹寅本人的诗词戏曲书法水平都相当高。所以,曹家也是诗书旧族。
    为什么这样可以给贾氏家族保“永全”?秦可卿说,“目今祖茔虽四时祭奠,只是无一定的钱粮。”这话说得很巧,贾府祭奠有没有一定的钱粮?有。而且是天子赏的。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写贾蓉从光禄寺领来个黄布口袋,上边印着“皇恩永锡”,盖着礼部祭司的印记,写着一行小字:“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源恩赐永远春祭赏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既有“永远春祭”必然还有永远夏祭、永远秋祭、永远冬祭。四时祭奠有足够的钱粮。用贾珍的话来说,这不仅是钱,还是天大的面子。但是假如天子下令罢官、抄家,荣宁二公的祭奠赏银就子虚乌有了。所以,秦可卿向王熙凤建议:趁着本日富贵,在祖茔边多置田庄、房舍、地亩,将来用这些收入做祭奠和家塾的用度。为什么一定要在祖茔边置办?由于,祖茔旁的田产是唯一抄家时不没收的田产。秦可卿说“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奠产业,连官也不入的”。这“凡物可入官”就是“抄家”换了个说法。祖茔边假如有田产,贾府就是被抄家了,完全败落了,子弟可以回家,靠祖茔的田产务农、读书、祭奠祖宗。
    祭奠是保祖宗,家塾是保未来。秦可卿给王熙凤的建议是要保贾府的过去和未来。这在当时是相当聪明的举措。在小说里是秦可卿说出来的,实际上,这是曹雪芹用曹府血的教训总结出来的经验。曹家在雍正六年被抄家后,京城家产和人口都被雍正天子赐给隋赫德。曹頫第二年还处于枷号中,所欠的区区三百多两银子都没还清。曹寅的遗孀李氏穷得没法过日子。还是隋赫德产生恻隐之心,从赐给他的家产人口中,拨出位于崇文门外蒜市口的十七间半屋子、六个仆人送给曹寅之妻。假如当年曹府提前在祖茔设置房屋、田产、土地,曹頫何至于连几百两银子也张罗不出来?曹寅之妻何至于无立足之地?所以,脂砚斋在看到这段描写时加了“可从此批”的批语。
    秦可卿托梦的第三个内容是预告贾府将要有一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喜事,秦可卿提醒王熙凤,纵使有喜事,也不要忘了“盛筵必散”的俗语。
    秦可卿说的喜事,是此后贾元春封贤德妃。小说里边贾宝玉的姐姐做了皇妃,现实生活中曹雪芹的姑姑不过是福晋。这件事充分说明,《红楼梦》是伟大的小说,而不是曹雪芹的自传、曹家的家史;贾宝玉是曹雪芹创造的艺术典型,而不是曹雪芹本人。
    秦可卿最后念的两句话是“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这显然是指《红楼梦》里贾元春暴卒,贾迎春被折磨死,贾探春远嫁,贾府的三春都去了,贾府也完全败落,各自寻找各自的出路,飞鸟各投林。这是贾府“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大结局。
    秦可卿说的“三春”对应到曹家,可以理解为曹家家史上三位关键人物。曹雪芹的高祖曹振彦、曾祖曹玺、祖父曹寅百年之中给清朝天子立下汗马功劳,也给曹家带来富贵荣华。曹振彦和曹玺早就带着创业的艰难和家族的荣耀走了,曹寅一死,意味着曹家要覆灭。“三春去后”这两句话使畸笏叟大动感情:“此句令批书人哭死”。曹家赫赫扬扬的家世正是终止于曹頫,他当然特别难受了。